大师的DNF技能加点模拟器 凯莉的DNF装备强化模拟器
合作伙伴

健康游戏公告

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

本游戏适合18周岁以上的成年人用户,未满18周岁未成年用户请在家长的监督下进行游戏

《罪孽·起源》卡赞鬼手伴随的噩梦

2019-12-22 09:58字体: 分享:

啊......头痛欲裂......患上卡赞综合症的左手又开始疼痛

腿玩年的妹子等你来DNF~

  奇怪,今晚为什么疼的这般要命,更怪的是整个左手已经完全变成恐怖的血红色... 况且脑中这杀戮的欲望又是怎么回事...可恶...意识...逐渐的模糊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从昏迷中醒了过来,左手已不像刚才那样疼痛,如同回到了患病前一样自然

  呼...已经很久没拥有过这么舒服的左手了...

  正在想着,突然感觉自己的手指尖好象碰到了什么东西,第一反应那是一只冰冷的手Colg

  目光转去... 怎么会!!!刚刚触碰到的...竟会是倒在血泊中父亲的手!而母亲也如血人一般的躺在父亲的身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已经顾不及房间中这刺鼻的血腥味,环顾着四周希望可以发现这一切的根源

  但我看到的...只有我身旁那把插在父亲胸膛上的剑,而那把剑,正是我7岁生日时父亲送给我的... 难道,这一切是我做的?!努力的回想,依稀记得,刚才昏迷的那段时间里自己曾有过不清楚的意识也可以说那并不是自己的意识在主宰!父母望着自己的那惊异的眼神,紧握在手里的剑...一切都想起来了

  是我杀了父母! 难道已经不在疼痛的左手,是因为得到了血的满足么?该死,若不是前阵子的魔族滋生,阿拉德大陆又怎么会流传这种可恶的卡赞综合症

  那天之后,我永远无法偿还对父母犯下的罪。罗什巴赫大主教为他们主持了葬礼,又检查了我那患上卡赞综合症的左手,此后送了一条样式怪异的锁链给我,说把它戴在左手上的话可以克制住它那杀戮的欲望

  村人们开始以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没有人愿意接近我。没错,不管怎么说,父母的确是死在了我的剑下... 离开这片伤心地吧...孤身一人的我,已经没有了故乡的概念

  转眼便是10年... 我走遍了二分之一个阿拉德大陆,剑术上有着显著的提高...但最终困绕着我的依然是这条时不时疼痛难忍的左手

  每当这个时候,我只有靠杀人来消除它的疼痛

  哼,反正我已经背了10年杀害父母的罪名,这几条无辜者的性命对我来说又算什么呢?

  10年间,我过着佣兵的生活,这期间已经记不得我的剑被敌人的鲜血烫软了多少柄,但那把插进父亲胸膛里的剑,我却让它永远的与父母同眠

  某天,我被雇与格兰边境队的家伙们一起去讨伐魔物,在战斗中,我的左手又开始了疼痛,已经痛至疯狂的我只有拼命的向敌人挥剑来忘记它...只是一瞬间,魔物们在我的疯狂进攻下便都已身首异处,队友们惊呆了,看着我那恐怖的眼神,他们很难想象这与刚才沉默寡语的我是同一人。

  又是一场杀阵,但另我奇怪的是,我的左手已经不再疼痛,难道说这该死的手臂根本就不在乎自己吞饮的是人血还是魔血?哈哈哈,这可真有趣,终于可以不再杀那么多无辜的人了,在这充满魔物的世界里,正是我这左手的美食餐桌!

  没有工作的日子是美好的,但这难得的野外恬息却被杀父弑母的噩梦给搅了个一团乱 10年来,这个痛苦的回忆一直缠绕着我,也另我的性格越发的阴森,所以常与我一起工作的佣兵们送了我一个讨厌的绰号“鬼剑士”

  正在想着,突然感觉身后有一股劲风向我袭来...哼,这种程度的偷袭简直就是婴儿的拳头

  迅速抓起身旁的重剑向声音处斩去...血光后,只剩下被劈作两段的绿色东西

  哼,还以为什么来着,原来是低等的亚人种——哥布林。这些家伙们嗜血成性,整天结伴来掠夺路人的财物与性命,想不到这次却瞄到了我头上,有趣...正好又快到这手臂发病的时候了吧...

  “什么呀,吓我一跳,原来是你们这些恶心的绿色垃圾。一大早的集体出来散步吗?这可不好呢,让我来清理清理垃圾吧...来吧!”

关于《天空冒险团》DNF

曾经800万冒险家同时在线的“60版本DNF”回来了!

从心出发,去往遗落的阿拉德,找回属于自己的《地下城与勇士》。选择曾经给你带来无数快乐的角色,踏上多年不曾涉足的土地,与前来怀旧的冒险家们一起并肩,开启熟悉的探险历程,完成当年未完成的梦!